• 散文:残荷风骨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9-16 08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已是深秋,荷花现出颓败之态。

文:菁茵

荷叶的颜色明显泛黄,如同刚经历了暴风雨的帐篷,不再舒展,软塌塌地垂在水里,有的叶子四周镀了一圈焦黄,像极了烧糊的饼,落寞地漂在湖面上,更有甚者,叶肉尽失,只剩几缕纤细的叶柄,似镂空的网,仿佛一丝风便能吹破。

不知不觉中,闯入了北京西站附近的玉渊潭公园。曾经在一文友的博客里,听说过这个地方,知道这里春天樱花烂漫。这个季节,显然不会有樱花,但绕过几块大石后,一池荷花猝不及防闯入眼帘。

陪亲戚到外地看病,手术后他们留了下来,我独自一人返程。距离上车还有三四个小时,心情沉郁的我不想呆在偌大的车站,无聊地傻等,于是寄存了行李,一个人到车站附近遛达。

一眼望去,花叶东倒西歪、七零八落。大多数花儿显然已经明白大势已去,悄悄地隐退于水中,个别不甘心的几株,也是衣衫不整、无精打采,用孱弱的身子倚着枝干顾影自怜。莲蓬,水份尽失,像受了惊吓的孩子,缩成一团。